明式家具 不得不说的传奇“玩主”王世襄

文章来源:红木雕刻厂    发布时间:2019-01-03 11:08

"

如今斯人已逝,逐成绝响,情何以堪,感慨繁华散尽,留锦灰三堆。

 

——马未都忆王世襄

"

 

提起明式家具就不得不说一位中国的第一“玩人”,甚至提起他就烙上了明式家具的印记,他就是王世襄先生。

 

对于喜欢明式家具的人来说,一定听过或看过王世襄的《明式家具研究》,“玩佬”的一生都与中国文物典藏有着数不清的命运瓜葛,对于明式家具的剖析更宛如他的前世今生。

 

一个“纨绔”还有才华指的就是王世襄,也正是他填补了中国人对明式家具专业著作的空白,让后世对明式家具的精髓和认知不留遗憾。

 

 

中国第一“玩人”王世襄

 

王世襄的一生分为两种属性,一是“玩”二是“文”,或许在旁人的身上很难将二者同为体现,而王老却用一生将二者融合的淋漓尽致,乃至成为了中国文物文化的教科书。

 

 

明式家具细节图

(王世襄收藏)

 

王世襄给人的印象,不经联想到苏轼的《江城子》中像是对他本人的描述“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他养狗喂鹰、混迹古玩、专研著作其对中国的雅趣玩的头头是道连同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知真谛,勾勒出他独一无二的人格魅力,晚年散尽珍宝的气魄,也应对了那句“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来去洒脱令人荡气回肠。

 

 

王世襄好中国文物,从漆器、竹刻、书画到中国古典家具,在王世襄的世界中将这些庞杂的中国文化糅合成了一个瑰丽的世界。

 

对于明式家具来说,王世襄达到了“玩物”而“研物”的境界,在众多的文物研究中明式家具更是他杰出、华丽的篇章,可以说王世襄便是明式家具的伯乐,令其历经六百多年的沧桑后又重新绽放在世人的眼前。

 

明 黄花梨透雕靠背圈椅

(王世襄收藏)

 

 

 

明 紫檀扇面形南官帽椅

(王世襄收藏)

 

 

明末 黄花梨夹头榫云纹牙头平头案

(王世襄收藏)

 

那是一个中国古典家具无人问津的时代,是王世襄在历史的尘埃中将它拯救了出来,1957年他曾发表过《呼吁抢救古代家具》的文章,在他漫长的“玩物”人生中,他收藏的明式家具达到79件,至今这79件家具陈列于上海博物馆中。

 

上海博物馆

(王世襄明式家具藏品展厅)

 

明式家具十六品、三十二字、六百余年历史等到一个王世襄

 

十六品是王世襄对明式家具最直白的剖析,为简练、淳朴、厚拙、凝重、雄伟、圆浑、沉穆、浓华、文绮、妍秀、劲挺、柔婉、空灵、玲珑、典雅、清新。

 

 

苏州红木雕刻厂作品

宋韵吴风翻面椅(硬面)

 

擦拭掉历史的灰尘,细腻的一棱一角为我们展现了深厚人文底蕴,明式家具被推为中国古典家具艺术的巅峰,这是经历岁月打磨后的证实,明式家具的经典之美可谓名副其实,其从十六品中更让我们清晰的看到明式家具的风华,其用料、制作、思想、人性、科学等各个方面表达着自己的独特韵味和艺术造诣。

 

苏州红木雕刻厂作品

 

 

明式家具在文人的参与中,更让它经得起推敲与细品,其文人的思想意识集中于器物的造型设计上并流淌出一种风骨与精神的韵味,也是其魅力的所在。

 

苏州红木雕刻厂作品

翘头案

 

同时,在选材上也颇有考究,高端红木的质地加上天然的木纹,使得家具具有着深远的意境,人性而合理的科学架构更是展现了其工艺美与实用美。刻刀游走间便是中国大千人文之境,明式家具使人知理而养性。

 

 

当一种“玩劲”渗透在骨子里时,便唤醒了国人血液里对中国文化的沉醉与敬畏。苏州红木雕刻厂传承型文化企业,专注于正统明式家具的打造,在王老先生的意志中升华传统文化的精髓。

 

明式家具在传承的力量中

逐渐散发着它独特的光芒

王世襄让明式家具之美不留遗憾

传承之路也让逝去的王老不留遗憾

 

///////

 


 

银河国际登录网址-银河国际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