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数代传承 引领行业辉煌

18世纪四十年代,清乾隆时期,一生浮沉宦海,却颇有成就的文人学者纳兰常安,在自己的园林小院中创作《受宜堂宦游笔记》,他写道:“苏州专诸巷,琢玉、雕金、镂木、刻竹、髹漆、装潢、针绣,咸类聚而列肆焉。其曰鬼工者,以显微镜烛之,方施刀错。其曰水盘者,以沙水涤滤,泯其痕迹。凡金银、琉璃,绮、铭、绣之属,无不极其精巧。概之曰苏作”。从此,“苏作”一词,郑重而明确地出现在历史的文字记载中,像一个风雅俊秀的少年,终于完成了他的冠名礼。

“苏作家具”起源于宋代,当时南北两地文化的交融,形成了东方的文艺复兴时代,又历经元、明两代洗礼,最终形成造型优美、选材考究、制作精细、地域性极强的硬木家具制作流派。清代道光元年(1821年),憩桥巷出现了最早的合作生产——“小木工所”;光绪19年,廖家巷(苏州红木雕刻厂原址)成立三义公所;民国时期,红木生产出现了一个短暂的春天,苏州景德路、范庄前、山塘街、天王井巷等地,形成80余家较为集中的红木作坊。遗憾的是1945年内战爆发后,很多红木作坊与手工艺人也随之销声匿迹了。

沧海桑田,岁月轮回,跨越两个世纪,20世纪四十年代,诞生之初的新中国正经历一场传统手工技艺的复兴时期。苏州市政府为恢复红木生产,重整民国时期续存下来的红木作坊。1954年一个宁静的午后,在名不见经传的东百花巷,7位手工老艺人相聚在此,成立“红木自救小组”,即苏州红木雕刻厂的前身,苏州的红木行业迎来了新生。

红木厂成立之初,以清末、民国时期的红木制作老艺人为骨干:“红木状元”——吴麟昆(1895-1978)、“雕花赵”创始人——赵子康(1903-1978)、“漆艺大师”——陶文炳(1919-1984)、“木雕大师”——周福明(1910-1986)、“中国工艺美术家”——陆涵生(1905-1994),这些老艺人后来大部分成为我厂第一代传承人。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我厂创造出举国瞩目的成就。现陈列于北京人民大会堂江苏厅的红木大屏风,完美诠释了明式家具“结构严谨,线条流畅,工艺精良,漆泽柔和”的鲜明特点,洋溢着江南隽秀、清雅的地域风情。1962年全国举办工艺美术行业汇报展,我厂作为重点参展单位之一,带去了309件红木作品,得到朱德总司令、习仲勋副主席的高度认可与评价。

师为表率,师为范模,通过传、帮、带的优良作风,中国的传统工艺与文化得以代代相传,生生不息。我厂的第二代传承人有:家具设计传人徐文达;制作技艺传人彭阿龙、吴焕坤;嵌银丝传人查文玉;红木小件传人林荣大;“雕花赵”传人赵凤云等等。赵凤云十分注重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创新,结合上一代雕刻的轻逸灵秀,糅合浙江金华派的繁复闹猛和宁波派的深邃空叠,创造出层次清晰而不模糊,风格常新而不守旧的艺术之路。

我厂的第三代传承人有设计传人许建平、许家千;木工工艺传人钱其林、戴福宝;“雕花赵”传人蒋荷珍、金振华;髹漆工艺传人张林、周志明等。

许建平为国家级、省级明式家具制作技艺传承人,在中国古典家具设计领域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童年时与红木家具相伴的成长经历,到少年时学习工笔绘画,再到四十余年古典家具的研究与设计,让每一款出自他手的作品都深藏中国古典文化艺术的元素,细微中透露出古典家具的神韵妙处。2000年长春伪满皇宫的复原项目让他广受赞誉,被称赞“一个人恢复了一座皇宫”。许家千为省级明式家具制作技艺传承人,先后师从陆涵生、赵子康、徐文达等大师,对设计、雕刻等各方面均有很深的研究。他曾前往德国、英国、瑞士从事中国古典室内装修设计,回国后被苏州“得月楼餐馆”特聘为设计顾问。四十余年的传统家具研究、设计经验积累,让他在“苏作家具”的形成与发展、工艺设计的传承与创新等问题上,产生了独到的见解。

2006年再次天降大任,我厂被国务院文化部授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明式家具制作技艺传承单位。工艺的传承、文化的弘扬,成为我厂光荣而艰巨的又一重任,因此我厂更加重视人才的培养。我厂的第四代传承人——倪美红、沈易立、蒋晓东等人,在苏作家具的设计、工艺、文化等方面上已崭露头角。

 “苏作家具”是一门综合技艺,必须有一个团队相互配合、共同协作,就像是一曲悦耳动听的交响曲,是在指挥家(设计者)的统一指挥下,各种配乐师(选料、划线、榫卯、木工、雕刻、髹漆等)各司其职,方能完美呈现。目前我厂有国家级传承人1名、省级传承人2名、市级传承人3名、以及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2名、知名老艺人4名、高级工艺美术师、工艺师及技艺精湛的能工巧匠数十名,在他们的积极配合、并肩作战下,苏州红木雕刻厂一定能演绎出更华丽的乐章。如今,我厂又有了新的突破,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的建立,为企业展开了腾飞的翅膀,美仕投资集团的加入,让我厂在坚持弘扬传统红木家具文化的道路上,开始了辉煌的当代实践,从此“有了美好的前程,踏上了仕途新程”。

银河国际登录网址-银河国际app下载